逢年过节,你们回来了也有个住的地方

今天,距离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还有两周。给家里打电话,给奶奶打电话,开口就问还有多久回来,和老老爸爸聊了很久,一会儿是你要吃好,周六周天了多买点肉,自己做了好好吃一顿,一会儿是安排家里谁谁谁去机场接你们,一会儿是安排谁谁谁去把院子扫了,把床单被套洗了。

给爸打电话,他已经睡了,每天要大量的体力加智力劳动,也够累,况且本来就喜欢睡觉的一个人,随便说了两句,都好着的,就继续睡觉了。

给妈打电话,问我吃了没,问我今天休息不。然后说起家里的房子,妈说,过两天要下来了,然后马上先简单装修下,要不你们逢年过节,回来了总得有个地方住吧,温室这么小,也睡不下。

奶奶想我了,大半年没见到孙子了。老爸爸是让家里有面子,让我以后能抬起头,我妈是一边想我回去,一边已经知道儿子长大,有自己的生活了,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直在身边了,当时一直会给我留着位置。

桂林出差,郑总跟我说,如果我留在成都,我的家族在我这一辈就会出现一个大的变化,如果我回去了,也有变化,那么这个轮回会一直持续到下一个有机会做出改变的人,但是我还是想等到有成的时候,在回去,是要落叶归根,还是因为忘不掉那一片土地。

生命是一个轮回,日落日出,潮起潮落,人类也是在不断的突破自身,通过细胞以及不同的介质在每一个轮回中进行传承。

年幼的时光经常在脑海中重现,怀念以前院子门口的那两颗树,记得小时候那个很高的台子,打麦子的麦垛,池塘里的那片没有芦苇和蒲草的浅水区,放羊时那片很荒的草地。这些,肯定是回不去的,只有这样去祭奠逝去的童年,成长其实也是一种无奈是一种存活在被迫与强力的意愿中的一种结果。懂了很多,也开始怀念很多。年幼时强烈希望得到的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好的衣服,好的文具在现在看来已经失去了它所有的吸引力。低于年龄的幼稚,高于年龄的成熟,都是一种悲哀,最完美的是在合适的时间去做合适的事情,不管这些事情的成功与否,在这看来都是完美的。